數字經濟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訪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江小涓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1-7 楊雅玲

數字經濟是人類通過大數據(數字化的知識與信息)的識別—選擇—過濾—存儲—使用,引導、實現資源的快速優化配置與再生、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經濟形態。

日前,圍繞“數字經濟在中國發展潛力如何”“將會帶來哪些變化”等問題,本報記者採訪了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江小涓教授。

中國數字經濟已經進入世界十大數字經濟指數最高的國家行列

記者:近幾年,數字經濟發展迅猛,它在中國發展潛力如何?我們該如何面對?

江小涓:過去十年,中國數字經濟發展很快,數字經濟產值從9.5萬億元漲到了35.8萬億元,佔GDP的比重從20.3%上升到36.2%,增長速度遠遠高於同期GDP。中國數字經濟已經進入世界十大數字經濟指數最高的國家行列,名列第九,我們前後都是發達國家。這個位置比我們GDP、人均GDP、社會發展指數、創新的全球排序都要更高一些,所以,中國是數字經濟相對發展比較快的經濟體。從未來看,憑藉新通信技術的發展、巨大的人口數量、龐大的製造業基礎、眾多有活力的企業,中國數字經濟包括數字消費在內會全面發力,會展示更好的增長空間。我們要適應數字經濟,適應這個時代的治理理念。

數字經濟帶來的改變和影響主要體現在數字化消費、數字化生產、數字化網鏈、數字化配置

記者:數字經濟帶來的改變和影響,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江小涓:數字化消費創造重量級新消費。在5G技術、人工智能技術加持下,消費互聯網正發生質的變化,從過去的連接信息轉變為鏈接行為、活動。例如,智能體育這種新的互聯網數字化消費形態,疫情期間受影響最大的行業之一就是健身房,但是年輕人有特定的鍛鍊需求,很多學生也需要上體育課,此時,智能體育的作用顯現。5G技術除了傳送數字、文字信息之外,還可以進行體育教學,通過實訓操作設備,在互聯網上進行幾乎完全現場感覺的教學。新的技術和產品還會提供更多的消費形態。比如,自動駕駛汽車提供了一種新的消費場景,一台無人駕駛車隨着人的移動,能夠提供學習、工作、社交、健身、娛樂等多種場景。

數字化生產是數字經濟的新藍海。數字化生產可以實現生產過程智能互聯,實現和消費鏈、供應鏈智能互聯,實現消費者和服務者的平台智能互聯,實現社會資源智能匹配。比如,在工程機械銷售和維修方面,中國的工程機械銷往世界80多個國家,作為連續作業的設備,工程機械維修和維護成本高,將其智能地連在企業的產業互聯網後,可以遠程監控設備的運轉情況是不是健康,備件修復和維護變得非常及時,還可以智能化地派單。

數字化網鏈提高產業鏈效率和安全性。產業鏈對於一個企業而言,是比較穩定的,很多企業做一個零部件做了十年甚至百年,它的供應鏈非常穩定、專業,可以同步迭代,當主機變化時產業鏈所有部分都要跟着同步迭代,所以維持一個產業鏈很昂貴。然而,一旦碰到疫情或自然災害,就很有可能出現斷鏈情況。斷鏈以後怎麼鏈接?有了數字化網鏈後,這個行業中的客户、生產廠家、零部件供應商、原材料供應商、研發等相關方面信息都會在網上,智能化鏈接可以推送出最有可能形成新的供求關係的企業,在特殊時候還能快速組織平台上的生產能力,快速做出產品。所以互聯網的網鏈非常重要,它使單鏈變成網鏈,互聯網的初心就是“網”,有了網鏈,任何一點的斷裂都不能使全網停下來。

數字化配置實現全球資源配置大調整。在傳統國際貿易削減的同時,數字全球化在非常快速地發展,複雜技術產品、服務和研發的全球分工都在快速發展。複雜技術產品一出生就是全球化的。比如,波音787的設計,每個客户對飛機的需求不一樣,客艙怎麼設計,座位怎麼設置,音響系統怎麼佈置,個性化程度非常高,這就需要很好的通信技術,把分佈在世界各地的製造廠家連接起來,可以同步迴應訴求、發現問題、迭代技術。對於服務業而言,變化的意義更大。服務業屬於不可貿易產品,傳統經濟時代,服務的消費和提供同時同地進行,不能儲存,也不能遠距離運輸,有了衞星電視、互聯網之後,服務可以遠距離提供,在5G技術支持下,6位音樂家可在世界6個國家使用不同樂器分部分演奏巴赫的音樂,同步合成為一場音樂會,聲音從不同地方彙集到聽眾的耳麥裏,沒有任何延遲,也沒有任何違和感。

數字經濟將使中國生產組織方式發生重大變革

記者:數字經濟如何解構原來的經濟形態,並進行重新鏈接?

江小涓:從學理上講,數字經濟解構原來的經濟形態,然後通過算法、互聯網重新鏈接起來,這是經濟秩序的重組過程。比如,解構企業,就是不以企業為主組織生產,而是用數字平台鏈接到設備層面和工具層面來組織生產,把以企業為中心的生產轉到以產品為中心的生產。解構樂隊,不需要常備一個樂隊,便可根據演出需求,利用5G技術在全世界選擇最合適的樂手組織一場音樂會。解構醫院,未來的醫療中心會有連接設備,病人有需求時可以從世界各地選擇最適合這個設備的醫生、技術員,可能一個醫生遠程操控給他打麻醉,另一個醫生遠程操控開刀,另外的醫生遠程監控他身體的狀況,用數字平台鏈接到單個醫生提供服務。

宏觀數據、政府以前的宏觀調控行為也可以被解構。比如,疫情期間看經濟情況,其中兩個指標可以通過數據平台觀測,一個是復工復產指標,根據移動平台提供的數據可以掌握從家鄉回到生產地的工作人數;另一個是投資指標,可以用挖掘機指數來觀測投資進行得怎麼樣,通過看開工運轉機器的實際工作量來了解具體開工情況。還可以解構非常細微的點,例如,四個工程可以分不同階段進行,有挖土、蓋樓以及內裝修等環節,雖然挖掘機指數上去了,但是攪拌機指數沒跟上來。攪拌機指數為蓋樓所必需,通過比較知道,雖然基本建設在恢復、投資在恢復,但基本建設還在挖土階段,樓還沒有蓋。總體來説,數字經濟不僅解構經濟層面,還解構社會許多內容,是把社會解構掉後再重新鏈接起來。

編輯:李華山

2021年01月08日 08:39:22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