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首部流域法律,將為保護長江帶來什麼


來源:光明日報 1-6 張勝 劉華東 張國聖 王斯敏 張夢澤 何燕

編者按

2016年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明確指出:“當前和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2020年12月26日,歷經三次審議,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表決通過長江保護法,“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寫入法律。我國第一部流域法律,將自今年3月1日起施行。

長江保護法有哪些亮點與重點,將為保護長江構建怎樣的“硬約束”?我們特邀專家闡釋分析,並請守護母親河的人們講述自己的“長江故事”。

本期嘉賓:

全國政協常委、中國法學會副會長、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 呂忠梅

武漢大學環境法研究所所長 秦天寶

中國法學會環境資源法學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政法大學環境資源法研究所所長 於文軒

1.解決“法律打架”和“依法打架”問題

光明智庫:在長江保護法出台之前,長江流域已有哪些相關法規,為什麼還要制定長江保護法?

呂忠梅:此前適用於長江流域保護的法律法規有多部,比如,在法律層面有水法、水污染防治法、防洪法和水土保持法等“涉水四法”,在行政法規層面有長江河道採砂管理條例、太湖流域管理條例等,在部門規章層面有長江流域大型開發建設項目水土保持監督檢查辦法、省際水事糾紛預防和處理實施辦法等,初步建立了水資源開發利用與保護的法律制度。但這些立法的體系性、整體性、協同性不強,在實施中,既有“法律打架”的現象,也有“依法打架”的現象。制定長江保護法,就是為了解決上述問題。

長江流域是一個獨特而完整的複雜巨型系統,一般性的涉水法律法規無法妥善處理長江流域保護的特殊性問題。制定流域性專門法律,可以固化長江經濟帶建設“保護優先,綠色發展”的目標和措施,給自然生態以必要的人文關懷和時間空間,妥善處理上下游、左右岸以及不同地區、行業、部門的各種利益關係,意義重大。

秦天寶:將長江流域作為獨立的立法對象進行綜合立法,是基於其系統性、完整性和聯繫性的整體考量。長江保護法填補了我國生態保護法律體系在流域立法方面的空白,為長江流域資源保護、水污染防治、生態環境修復和綠色發展等提供了全方位法律保障,其作用是全面、深遠的。

2.既是長遠所需,也是當務之急

光明智庫:長江保護法的頒行,對於推進長江流域綠色、可持續、高質量發展,有哪些重大意義和戰略考量?

於文軒:長江保護法從規劃與管控、資源保護、水污染防治、生態環境修復、綠色發展、保障與監督、法律責任等方面作出了全面系統的規定,不僅為長江流域保護提供了更加充分的法治基礎,也為我國其他地區流域治理提供了重要經驗。

呂忠梅:長江流域是我國重要的戰略水源地、生態寶庫和黃金水道。保護長江,就是立足中華民族可持續發展這個大局,為子孫後代想、為民族未來謀,盡到我們這代人的歷史責任。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法維護長江流域生態安全,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有效措施。要看到,長江之“病”,根源就在於此前生態環境硬約束機制尚未建立,長江保護法治進程滯後。制定長江保護法,保障人民的生存權、發展權、環境權,滿足長江流域人民羣眾不斷增長的美好生活環境需求,既是長遠所需,也是當務之急。

秦天寶:長江保護法將保護和修復長江流域生態環境放在首位,兼顧對經濟發展的促進作用。一方面,長江保護法對飲用水水源保護、防洪減災體系建設、水量分配與使用、自然保護地建設、水污染防治、禁漁禁捕等具體內容進行明確,實現了以國家強制力為依託對長江流域生態安全進行最全面、最嚴格保護的目標。另一方面,長江保護法用專章貫徹綠色發展理念,在實施自然資源資產管理和國土空間用途管制基礎上,對城鄉基礎建設、基本公共服務體系和傳統產業等進行優化升級。這不僅將長江流域的綠色、可持續和高質量發展從政策宣示上升為法律理念,而且為產業綠色轉型提供了具有操作性的改革路徑和實施策略,釋放出對長江流域經濟發展提出更高標準的信號。

3.變“九龍治水”為“一龍管江”

光明智庫:長江保護法有很多亮點,您最看重的是哪些?

呂忠梅:流域立法本身就是最大的亮點。最突出的表現有四方面:

明確了長江流域的法律屬性。長江保護法以長江流域的自然性為基礎,融合其政治性、經濟性、社會性和文化性,界定了長江流域的法律屬性,為構建長江流域大保護的多元共治體系和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空間格局奠定了基石。

確立了長江流域發展的根本原則。長江保護法着眼長江流域生態系統破壞的突出問題,立足中華民族可持續發展的千年大局,明確了“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根本原則,明確長江流域生態管控標準,堅持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

創新了長江流域管理體制機制。長江保護法規定,國家建立長江流域協調機制,將“九龍治水”變為“一龍管江”;明確了中央各部門及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的具體職責,這將有力促進長江流域的協調發展、融合發展。

為長江流域立法立下了整套“規矩”。長江保護法是一個“點、線、面”相結合的制度體系,很好地體現了流域治理、空間管控、整體保護的特徵。

秦天寶:第一個亮點是,以整體系統觀引領長江流域生態保護立法。長江保護法在範圍上包含了長江干流、支流和湖泊形成的積水區域所涉及的行政區域,從空間角度看,將上中下游的資源、環境、經濟和社會等因素一體化考量。同時,統籌推進生態保護和污染防治兩個方面,專章規定了資源保護和水污染防治,有利於革除“先污染後治理”的弊病。此外,兼顧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實現了長江流域環境和資源的雙重價值。

第二個亮點是,構建了綠色發展的實施路徑。長江保護法先將綠色發展作為長江流域各地區經濟發展的基本模式,再將長江流域發展規劃與長江流域生態系統和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相銜接,將產業轉型升級和發展措施與生態紅線相掛鈎,最後對資源能源利用和生態環境保護等情況開展定期評估。

第三個亮點是,規定了最嚴格、最全面的政府管理責任,這不僅體現了政府在環境治理中的地位,而且與政府提供優質環境的基本公共服務職能相契合。

於文軒:生物多樣性保護措施值得關注。該法授權國務院和長江流域省級人民政府依法設立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自然公園等自然保護地。要求制定長江流域珍貴、瀕危水生野生動植物保護計劃。建立長江流域水生生物完整性指數評價體系,組織開展長江流域水生生物完整性評價等。

4.提升了我國在流域保護領域的國際話語權

光明智庫:長江保護法將為國內其他流域治理提供哪些思路和經驗?有何國際意義?

秦天寶:長江保護法中有關生態保護和綠色發展的立法理念、流域協調機制、生態修復和生態補償等具體內容,正是其他流域治理實踐的重點和難點。雖然國際上流域立法實踐早於我國,但是長江流域所涉範圍之廣、利益關係之複雜極大增強了長江保護法的制定難度。該法的立法精神、價值取向、邏輯結構、篇章內容等,提升了我國在流域乃至水資源生態環境保護領域的國際話語權。

呂忠梅:法諺説:“一條河川一部法律”,深刻闡明瞭流域立法的鮮明個性。長江保護法既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保護法,也不是過去形式的開發法,而是“保護法+開發法”,其立法模式、立法思路和制度體系框架,對於今後立法都有很好的引領作用。

編輯:李華山

2021年01月06日 16:33:30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